跳到主要內容
BANNER 超連結區域1BANNER 超連結區域2
:::
(大隘) 開闢百年紀念之碑
發布日期:2016-06-15

側拍百年紀念之碑

自清康熙中葉,閩人王世傑,率其族人等,開墾竹塹城以還,歷雍正、乾隆、嘉慶、道光數代,經一百四十年有餘,竹塹城及西南、西、西北、北、東北、東各城廂,雖先後成墾,建立街庄,奠定漢民生聚樂土之基業,而獨東南廂橫崗之外(指今之北埔、峨眉、寶山三鄉境域)尚有生番三十餘社,盤踞其間(多為明永曆年間,竹塹社番響應北番作亂,一部拒降而逃入此間。)其中最強悍者有錢、朱、夏三姓,錢姓住今之峨眉鄉中盛村一帶;朱姓據今之北埔;夏姓在今之峨眉鄉石井村一帶;南埔有豆姓,番婆坑亦有夏姓;陂頭面住姓不詳之合番;今之北埔大湖村福興有錢打撈番,麻布樹排有打撈社番等,共計番丁二百餘人,漢民之鋤犁斧斤莫入。

 

益以歷年賊亂及閩粵分類械鬥之禍頻,致墾業至道光年代,已不能如過去進展之如意,防番設隘至金山面、雙溪、大崎、新城等地,已不能再越雷池一步。不甯惟是,且三重埔、土地公坑、香山、鹽水港各地,時有生番出草告警情形,即廳城咫尺之巡司埔,亦曾有棲住處捕之錢姓番名宛孔者,贍敢白晝率番眾出草至此,將巡檢以下七人斬首而去之駭人聽聞事件發生。所以淡水同知對該項防番保民工作,百方焦慮,已非一日。至道光六年,雖曾添設石碎崙一隘,後復將荳仔埔隘移至三重埔,以與雙溪、金山面、水仙崙等地呼應防禦,然而防患畢竟難周。

 

迨至道光十四年(公元一八三四年),南庄方面之撫番事業略告就緒,同知李嗣鄴,急欲向東南廂致力經營,乃百方物色人選來承擔此重大任務,足見當時為政者之苦心矣。一日,同知親自攜隊下鄉,至九芎林辦案,庄民畏懼,逃匿一空,獨有庄農姜秀鑾者,適於田間洗手濯足,出為迎接道歉,並殷懃招待。姜氏文質彬彬,禮言巧色,問答如流,同知見聞,認姜氏儀態非凡,膽識過人,勇於負責,乃不惜嗣後將庄中大小糾紛委其處理,後來果然成績斐然。當防番之議告急,同知心目中,雖有姜秀鑾者最堪倚畀,故特復召見,徵其對番經驗及設隘興隘意見。秀鑾侃侃條陳,同知益深信賴,遂即諭令籌設新隘,興墾此多年之懸案-癥結最深之東南廂番地,併面允由官方資助其開辦經費,隘費可向就地取糧。

 

秀鑾獲諭之後,興歡雀躍,歸而徵求竹塹知人。當時竹塹城人有周邦正者(號稱周百萬)特表贊同,當即分頭各向閩粵兩籍商紳,集資二十四股,以姜周兩人為各塹戶首,附約如後:

 

立合約字南興庄總墾戶金廣福粵籍墾首姜秀鑾,閭籍周邦正等為事有分辨,各專責成,而垂永遠‧以彰好義事。緣道光十四年冬,蒙李前分憲切念民瘼,先給鉅銀一千圓,諭著(鑾 正)等,在塹南橫崗一帶,建隘募丁,就地取糧,以為防番保民久計,嗣因隘費丁糧兩無所出,復著閩粵兩籍殷戶勸捐銀元,粵籍捐出銀壹萬貳仟陸佰元,閩籍捐出銀壹萬貳仟陸佰元,以資發給。所有金廣福守隘防番要務,統歸姜秀鑾辦理,至衙門公事並總戳記,交與周邦正設法收存,其隘生理,及抽收銀元,水利租谷,並一切費用,務而兩墾戶首公舉妥當,兩人隨同幫辦,其閩籍所舉之人,責成周邦正保舉;其粵籍所舉之人,責成姜秀鑾保舉,不得涉私。所舉之人,如有侵漁涉私,及一切多事,亦惟保舉之人是問,此是因公起見,二者同心協力,共成義舉,如有裨益均分,恐口無憑,同立合約字第壹樣二紙,各執一紙存照。
 

道光二十年拾二月吉日仝立合約字

 

清道光十一年(1831)粵籍姜秀鑾與閩籍周邦正設立合資團體,名曰「金廣福」;在新竹北埔一帶進行拓墾,並防番害。道光十四年(1834)更以北埔為根據地,擴大墾地與防隘,時人稱為「大隘」。日據昭和八年(1933)為紀念北埔開闢百年,乃舉行慶典、立碑,彰顯姜秀鑾事功。民國六十六年(1977)北埔鄉公所為紀念前賢事功與發展觀光,乃設立「秀鑾公園」,並立碑記詳述大隘開拓簡歷與範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