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:::
一個走過歷史的村落
發布日期:2016-06-14

二次世界大戰,野心勃勃的日本為求在中國戰區取得優勢,選擇了直線距離僅有二OO多湹的番婆村徵召公工(義務勞動)建築了簡易機場。終戰前,日本成了強弩之末時,盟軍的美國飛機直接飛來投擲炸彈,番婆村的戰略地位躍上了國際,從此烽火連天,當地居民開始陷入苦難的逃難生活。隨著戰後日本撤退,戰事不再,為人作嫁的番婆村由悲劇英雄回歸原有的平靜,逃避空襲的居民陸續返回重建被蹂躪的家園。苦難己飃忽遠颺,悲壯的村落逐漸被世人遺忘。但歷史卻活生生的留下許多見證那場戰役的遺址,一群文史工作者在荒煙蔓草中逐一探索、還原,期能讓這一代在聲色酒榭,繽紛繁華物質享受下的人,尋找鄉土的淳樸,和根的懷念,喚起人們對歷史的再認識,異族統治下的殖民地國民,何其不幸。

(一)機場遺址:村庒東側,良田被徵收建築一座機場,遠從三十公里外的大度山運來砂石,蠻橫的徵召公工,以螞蟻雄兵之姿,日夜趕工,犠牲無辜村民性命造就了一座日本「進出」中國戰區的空軍基地。戰後機場廢置,雜草叢生,成了放牛的最佳牧場,一群男童牽著水牛,聚集在草原上,放開牛繩讓牛兒盡情的在草地上吃草,或在窪地「裏浴」,不必擔心牛隻會走失或踐踏農作物,一望無際的空地上,牧童自顧不暇的嬉戲。民國五十五年,省政府公地放領,經歷數個寒暑,己成了阡陌縱橫的良田,天光雲影下,孕育蒼鬱的秧苗,一片欣欣向榮,生養了無數生靈。

二)防空機槍堡(古礮台):戰爭吃緊,為防禦盟軍空襲機場,民國三十三年村庒東北端興建一座地下二層,地上三層的防空機槍堡,外觀如金鐘罩,至今仍佇立在田野間,雖然它有著村民遙遠的悲慘記憶,但亙古以來猶如是守護這塊土地的巍巍屏障,春去秋來一甲子,外表己顯斑剝、老態,卻見證了殘酷的戰爭下人們為躲避轟炸,挑著米籮,一邊細軟,一邊稚子,急急避居他鄉。如今,彰化縣政府將寓意深邃的古礮台列為歷史建築善為保存。登上礮台,憑欄遠眺,萬畝良田碧濤洶湧,不禁讚嘆村民的韌性,從幾乎夷為平地的廢墟中用汗水建構成今日旖旎的農村景象。

(三)刺竹停機坪:遮天蔽日的盟軍飛機越過台灣海峽轟炸的首要目標,即是番婆村東側的機楊,為掩護服役中的主力戰機,日軍將戰機分別藏匿在村庒的角落,堆置土丘並遍植刺竹以為掩護,僅留老舊飛機在機場內欺敵,也確實成功的逃過幾次猛烈的空襲。一臉爬滿皺紋的村內耄耊長者望著遠方高聳的土丘,悠悠的訴說昔日飛機由機場到藏身的停機坪,所經之路,遇屋則拆,遇樹則伐,遇塚則遷,多少家園房舍無料被迫拆遷,站在茂密的刺竹旁,撫今追昔,心疼這塊苦難的土地,慶幸苦難己遠離。

(四)通訊指揮所:通訊指揮所與機場分處番婆村東西兩側,磚砌平頂碉堡形建物,當地人稱「無頭厝仔」(意指無屋頂)牆厚三尺,內部通道呈「之」字形,當年機場的派兵遣將均在此處發號施令,該建物亦是盟軍空襲的目標之一,至今外牆依稀可見斑斑彈痕。去年日本寫真家協會小林惠先生專程前來此處拍攝這歷史的痕跡。

走過歷史的蕞爾村落,村民烙印共同的記憶,也凝聚共同的意識,正努力營造優質的社區,因為愛鄉土的心永遠不變。